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温馨提示:本文约5500字,配图24幅,原创不易,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1943年2月在斯大林格勒包围圈内全军覆灭的德国第6集团军的序列内,除了15个步兵师和3个摩托化步兵师外,还包括3个装甲师,分别是第14、16、24装甲师,其中第14、16装甲师是在1940年西欧战役后德军装甲部队第二次扩编时由步兵师改编而成,而第24装甲师则是迟至1941年底才组建的,而且该师的出身非常特殊,是二战时期唯一由骑兵师改编而来的德军装甲师。尽管第24装甲师建立仅一年多就在伏尔加河畔遭到歼灭,但在重建后依然活跃在东线战场上,直到1945年5月战争结束。

骑兵余晖

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随着德军装甲兵的创建,德军骑兵的地位持续下降,大批骑兵部队被改编为摩托化部队,在1935年至1938年间以骑兵部队为基础组建了第1~4轻型师(波兰战役后改编为第6~9装甲师)。不过,基于骑兵部队的传统和那些出身骑兵的贵族军官的坚持,德国陆军依然保持了骑兵部队的建制,于1936年4月1日在原魏玛陆军第5骑兵旅基础上组建了第1骑兵旅,辖第1、2骑兵团,分驻因斯特堡和安格尔堡。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驻东普鲁士的第1骑兵旅的骑兵们在列队行进。

1939年9月1日,第1骑兵旅在北方集团军群第3集团军编成内参加了波兰战役,由东普鲁士出发向南进攻,于9月13日挺进到华沙城外,并在那里作战到9月17日,之后撤回后方休整。波兰战役结束后,第1骑兵旅于10月25日在德累斯顿扩编为第1骑兵师,下辖第1、2、21、22骑兵团和第1骑炮兵团,是当时德国陆军建制内唯一的骑兵师,由库尔特·费尔特中将担任师长。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德军骑兵进行野外训练,战前大部分骑兵部队被改编为摩托化部队。

1940年5月10日西欧战役打响后,第1骑兵师作为B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的一部分越过德荷边境,向荷兰纵深推进,仅仅五天后荷兰就宣布投降,第1骑兵师转入就地休整,直到6月初才重返前线,调往法国北部,加入第4集团军序列,在强渡索姆河的战斗中建立了一处桥头堡阵地,随后又在友邻部队协同下在巴黎以北地区渡过塞纳河。法国战役结束后,第1骑兵师在大西洋沿岸的拉罗谢尔和罗什福尔执行占领任务,直到1941年初。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彩绘:1941年夏季在东线战场作战的德军第1骑兵师的骑兵们。

1941年3月,第1骑兵师被调往波兰,在那里为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行动做准备。6月22日,第1骑兵师的马蹄踏在了苏联的土地上,该师被配属给中央集团军群第2装甲集群,沿着普里皮亚特沼泽北侧行动,负责掩护古德里安装甲矛头的南翼,在那些摩托化部队难以通行的沼泽林地,这些古老的骑兵显示出独特的机动优势,有效保障了装甲部队的侧翼安全。值得一提的是,时任第1骑炮兵团第1营营长的路德维希·施图本道尔夫少校是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马术金牌获得者,遗憾的是他在7月17日在第聂伯河前线阵亡。第1骑兵师之后又参加了在基辅和布良斯克地区的战斗,于10月25日被调离前线,撤回后方。在过去两年的作战中,第1骑兵师有5名官兵荣获骑士十字勋章。

新锐铁骑

尽管第1骑兵师在历次战役中表现出色,但自波兰战役以来的作战证明了骑兵的角色已经被装甲部队取代,促使德军高层最终做出了将该师改编为装甲师的决定。1941年11月5日,第1骑兵师在戈梅利举行了最后一次传统的骑兵检阅,随后该师的17000余匹军马被分配给各步兵师,全师前往东普鲁士的斯塔布拉克接受整编,于11月28日正式改称为第24装甲师,费尔特中将继续担任师长。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曾任第1骑兵师和第24装甲师师长的库尔特·费尔特中将,担任第1骑兵师师长时获颁骑士十字勋章,最终晋升骑兵上将。

第24装甲师按照当时德军装甲部队的标准编制组建,下辖1个装甲团、2个摩托化步兵团、1个摩托化炮兵团及其他支援单位。第24装甲团的骨干来自原第2、21骑兵团,同时吸收了原第101装甲营的部分人员和装备,由驻埃尔福特的第1装甲补充营和温斯道夫装甲兵学校协助进行装甲兵训练,以便让失去战马的骑兵们尽快适应并能够熟练驾驭他们的新坐骑。第24装甲团下辖3个装甲营,每营辖3个坦克连,其中2个连装备II号、III号坦克,1个连装备IV号坦克。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第24装甲师装备的短身管型III号坦克及其车组成员,注意坦克挡泥板上的师徽。

第24装甲师的步兵单位由第24摩托化步兵旅统一指挥,下辖第21、26摩托化步兵团,分别由第1和第26骑兵团改编而成,每团辖2个营,每个营辖4个步兵连,团部直辖有重步兵炮连和防空连,其中第26摩托化团第1营是全师唯一装备半履带装甲运兵车的摩步营。为坦克和摩托化步兵们提供火力支援的任务由第89炮兵团承担,该团辖3个炮兵营,其中2个营装备105毫米轻型榴弹炮,1个营装备150毫米重型榴弹炮,所有火炮均由卡车拖曳机动。该团还配属有1个防空连,装备自行高射炮,提供野战防空掩护。第24装甲师的其他支援单位包括第4摩托车营、第40装甲歼击营、第40工兵营、第86通信营等,均由原第1骑兵师相应单位改编而成。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第24装甲师的“跃马骑师”师徽(左)及其简化版本(右),这也是第1骑兵师的师徽。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第24装甲师特有的装甲兵制服领章,其边缘采用金黄色的骑兵兵种色。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加入了装甲部队序列,但第24装甲师依然保持了很多骑兵部队的传统和特色,比如该师官兵的制服镶边依然普遍采用骑兵的金黄色兵种色,而非装甲兵的粉红色,这在德军各装甲师中独树一帜。此外,第24装甲师的营连级单位都保持骑兵部队的编制名称,部分军衔也沿用骑兵部队的称谓。原第1骑兵师的师徽也被第24装甲师继承,其图案是一位御马跳跃的骑师,该师也因此获得了“跃马骑师”的绰号。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了这支新锐装甲师的独特渊源,该师官兵也用这种方式捍卫和缅怀骑兵部队的传统和荣耀。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2年夏季,由火车运往东线的第24装甲师的坦克,注意储物箱上的跃马师徽。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1942年4月,第24装甲师由德国国内调往法国占领区,作为D集团军群第7集团军的预备队,并在那里完成最后的训练科目。同月,布鲁诺·冯·豪恩席尔德少将接替费尔特中将担任师长。1942年5月,整训完毕的第24装甲师乘火车穿越欧洲大陆,以全新的面貌重返东线战场,当时该师第24装甲团的装甲力量包括32辆II号坦克、54辆短身管型III号坦克、56辆长身管型III号坦克、20辆短身管型IV号坦克、12辆长身管型IV号坦克和7辆指挥坦克,共计181辆坦克。

饮恨伏尔加河

1942年6月,第24装甲师被编入南方集团军群第4装甲集团军第48装甲军序列,参加了6月28日开始的夏季攻势,即“蓝色”行动。在1942年夏季,第24装甲师绘有跃马师徽的坦克装甲车辆穿过广袤的南俄大草原,向沃罗涅日发起冲锋,战马的嘶鸣、马刀的呼啸,已经变成了坦克引擎的隆隆轰鸣和机枪火炮的骇人吼声。在“大德意志”师的配合下,第24装甲师突破了苏军防线,完成了作为装甲兵的首秀,随后向顿河大弯曲部挺进。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这幅彩色照片展示了1942年7、8月间,第24装甲师的装甲纵队穿过顿河草原向东挺进,注意近处两位坦克兵的领章及肩章的金黄色镶边。

由于受到苏军部队的顽强抵抗和后勤问题的困扰,第24装甲师直至8月初才抵达顿河岸边的卡拉奇,并于8月12日强渡顿河。渡过顿河后,该师作为第24装甲军的前锋向斯大林格勒开进。战至8月底,第24装甲师宣称已击毁或缴获250辆坦克、161门火炮、183门反坦克炮、25门高射炮、192门迫击炮和69架飞机,俘虏苏军超过14000人,但该师付出了108名军官和2493名士兵阵亡、负伤或失踪的代价。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在向伏尔加河挺进的途中,第24装甲师的一位摩托车传令兵在车上小睡片刻。

越是接近斯大林格勒,第24装甲师遭遇的抵抗就越激烈,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与日俱增,第21摩托化步兵团团长威廉·冯·伦格克上校也在8月26日阵亡。经过激战,第24装甲师于9月4日抵达斯大林格勒郊区,此时该师可以作战的坦克仅有34辆,战至9月10日可用坦克数量又下降到10辆,很多战斗单位的兵力仅有正常编制的一半,而且在伤亡名单上还包括了师长冯·豪恩席尔德少将,他在9月8日被苏军炮火所伤,被迫撤离前线,由阿尔诺·冯·伦斯基少将代理指挥该师,后者于11月15日正式接任师长职务,并晋升中将军衔。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第24装甲师第二任师长冯·豪恩席尔德少将(左)和第三任师长冯·伦斯基少将(右)。作为前骑兵部队,该师贵族军官的比例较高。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2年秋季,第24装甲师的坦克和装甲车在斯大林格勒近郊作战。

在1942年9月到11月间,第24装甲师的部队被拆分成若干营连级规模的战斗群,投入到斯大林格勒城区的残酷巷战中,协助步兵部队从死守不退的苏军手中夺取一块块浸透鲜血的废墟。第24装甲师的作战范围遍及整个战场,从城市南郊到城市中部的马马耶夫岗,从“红十月”钢铁厂到城北的“街垒”火炮工厂和“捷尔任斯基”拖拉机厂,斯大林格勒城内的各个关键战场几乎都能见到第24装甲师的坦克和掷弹兵的身影。然而,实战证明,装甲师的装备和训练并不适合城市巷战,虽然坦克和突击炮能够为步兵提供直接火力支援,有助于拔除苏军的坚固据点,但城市废墟的复杂地形和道路状况极大限制了坦克的视野和机动力,一旦失去步兵的掩护,装甲兵的处境将十分危险和困难。第24装甲师在历时两月有余的巷战中损失惨重,精疲力尽。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2年秋季,在斯大林格勒一位德军坦克车长从指挥塔内探出头,使用望远镜观察战场。第24装甲师的作战表明,装甲部队并不适合城市巷战。

从1942年10月下旬开始,第24装甲师的部队陆续从城区撤出,一方面因为损失太大,急需休整和补充;另一方面,情报显示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南北两翼集结重兵,意图反攻,德军指挥部有意识地将装甲部队撤到城外,准备作为机动预备队抗击即将到来的苏军反攻。经过整补后,第24装甲师的战斗力量得到一定的恢复。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彩绘:在斯大林格勒战场上,一位德军卫生兵在为一名第24装甲师的坦克手包扎伤口。

11月19日,苏军发动了“天王星”行动,对第6集团军的后方实施两翼包抄,由罗马尼亚、意大利等仆从国军队守卫的侧翼防线在苏军了猛烈攻势下迅速崩溃,苏军坦克、骑兵和滑雪部队从防线缺口涌入,向德军后方穿插,于11月22日在卡拉奇封闭了包围圈,将第6集团军的数十万德军装入口袋。在此后两个月中,第24装甲师在第51军编制内一直在包围圈北部作战,四处充当救火队,不断发起反击,填补防线上的漏洞。然而,无论第24装甲师和其他德军部队如何拼死战斗都无法阻挡苏军的推进,包围圈被持续压缩。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3年2月,在斯大林格勒包围圈里被俘的德军排成长长的队伍走向战俘营,第24装甲师的约1500名官兵成为俘虏。

由于补给仅能依靠空运,第24装甲师的作战消耗难以得到及时补充,特别是坦克等重装备损失一辆少一辆,燃料匮乏的情况加剧了该师的困境,战斗力日渐萎缩。战至1943年1月,由于战斗损失和燃料匮乏,第24装甲师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坦克和机动车辆,基本丧失了作为装甲部队的机能,剩余的部队与第16装甲师和第94步兵师的残部合编为战斗群,失去坦克的装甲兵只能作为步兵参加到近距离作战中,并在苏军的逼迫下逐渐向斯大林格勒城区撤退,最后退守到城北拖拉机厂的阵地上。1943年2月2日,随着第6集团军的投降,第24装甲师自师长冯·伦斯基中将以下约1500名官兵成为苏军战俘,这个组建刚刚一年多的装甲师就此覆灭。(本公号《战史文库》专栏正在推送的新连载《骑士之死》就是讲述了第24装甲师在陷入包围直到投降的经历,敬请关注——编者注)

劫后重生

1943年3月中旬,约2000~3000名第24装甲师的后方留守人员和伤愈归队的官兵被调到法国,用于重建该师,马克西米利安·冯·埃德尔斯海姆中将被任命为师长。由于当时德军的兵员和装备都较为紧张,重建后的第24装甲师充斥着来自德国空军地面部队的补充人员和刚刚征召入伍的新兵,他们都缺乏训练和作战经验,装备的补充也不充分。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3年3月担任第24装甲师师长的马克西米利安·冯·埃德尔斯海姆,他之前担任第26装甲掷弹兵团团长时荣获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任师长时又获颁双剑饰,最终晋升装甲兵上将。

1943年6月,第24装甲师的重建工作基本完成,但其编制并不完整。第24装甲师仅编成第1营和第3营,前者装备“黑豹”坦克,后者装备IV号坦克,而第2营从未组建。在1943年夏季,计划调拨给第24装甲师的“黑豹”坦克并未到位,因此仅有第3营具备作战能力。比较特别的是,第24装甲团还编有1个喷火坦克连。第24装甲团第1营一直驻留在法国,直到1944年初才获得了装备,后来配属于第116装甲师,参加了诺曼底战役,因此在相当长时间里并未同师主力一道行动。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4年夏第24装甲团第1营“黑豹”G型坦克侧视图,该营随第116装甲师参加了诺曼底战役。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第24装甲师的步兵旅被撤销,由师部直辖第21、26装甲掷弹兵团,每团编有2个营,每营4个连,团部直辖重步兵炮连和防空连。重建后的第89装甲炮兵团辖3个炮兵营,每营3个炮兵连,其中第1营装备自行火炮,第2营装备105毫米轻型榴弹炮,第3营装备150毫米重型榴弹炮。新建的第4装甲侦察营编有5个连,包括2个装甲车连、2个摩步连和1个重武器连。第40装甲歼击营编有3个连,第1连装备牵引式反坦克炮,第2、3连装备III号突击炮,作为装甲团的补充力量。其他支援单位还包括第40装甲工兵营和第86装甲通信营。此外,陆军第283高炮营也被配属给该师,下辖2个重型高炮连和1个轻型高炮连。在重建完毕时,第24装甲师的装甲力量包括49辆IV号坦克、44辆III号突击炮、14辆喷火坦克和9辆指挥坦克。

捍卫帝国

1943年7、8月间,重建的第24装甲师由铁路调往意大利北部的里窝那,担负治安和海岸警备任务,后于9月间参加了解除意大利军队武装的“轴心”行动。当盟军在意大利南部的萨勒诺登陆时,第24装甲师因为距离前线过远,没有参加反击作战。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第24装甲师装备的IV号H型坦克侧视图,仍保持着出厂涂装,仅在炮塔侧面绘有战术编号。

1943年10月,第24装甲师告别意大利,重返东线南部战场,在第聂伯河沿岸地区进行艰苦的防御战,先后在第51军和第40装甲军编成下与苏军激战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地区,作为机动反击力量四处补防填漏。从1943年12月到1944年2月,第24装甲师负责防守尼科波尔的桥头堡阵地。从1944年3月初开始,第24装甲师在苏军的重压下且战且退,渡过布格河向罗马尼亚境内撤退,在喀尔巴阡山脉脚下暂时稳住了阵脚。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3年12月在东线作战的第24装甲师的IV号坦克车组乘员们。

在1944年4、5月间,第24装甲师在比萨拉比亚北部地区进行防御战,并向雅西以北地区实施反击。1944年6月初,该师暂离前线进行短暂休整,并于7月间重返前线。1944年8、9月间,第24装甲师在桑河和维斯杜拉河之间的地区与大举推进的苏军部队展开连续的攻防作战,人员和装备都蒙受较大损失,在经过补充后,该师除了装甲掷弹兵和工兵之外人员基本齐整,但是除了75毫米反坦克炮之外的重装备大多不足正常编制额的50%。

1944年9月15日,第24装甲师被调往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交界处的贝斯基德山,防守当地的喀尔巴阡山山口,归属第24装甲军指挥。10月11日,该师由铁路前往匈牙利,防守蒂萨河畔的索尔诺克桥头堡,在担负防守任务的同时,该师还屡次组织兵力在蒂萨河沿岸地区实施反击,迟滞苏军向匈牙利腹地的推进,鏖战至11月底,之后退入斯洛伐克境内。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1944年至1945年冬季在东线作战的第24装甲师的IV号坦克。

1945年1月,第24装甲师被调往东普鲁士的马林堡,后在埃尔宾地区补充了一批重武器和车辆。整补后,第24装甲师开往东普鲁士南部地区布防,于2月间编入“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军。从1945年2月21日到3月27日,第24装甲师与进攻东普鲁士的苏军展开持续激战,力量不断损耗,在3月底由海路撤到皮劳时,该师已经缩减至团级战斗群,下属单位仅有第21装甲掷弹兵团、1个装甲歼击营和2个“黑豹”坦克连。随着苏军向德国腹地的推进,第24装甲师残部只能继续向西退却,于4月中旬撤到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于5月4日向英军投降。在战争结束时,第24装甲师尚余4000~5000人。

跃马骑师:二战德军第24装甲师战史


■ 战争后期第24装甲师第1营装备的“黑豹”G型坦克的侧视图。

作为一支脱胎于骑兵部队的装甲部队,第24装甲师虽然组建较晚,但经历了斯大林格勒战役和东线后期一系列艰难防御战,充分发扬了德国骑兵的光荣传统和勇毅作风,即便在伏尔加河畔遭遇毁灭,即便在战争后期编制不整、兵力不足的情况下,依然作为机动力量活跃在前线,可以称得上是善战之旅。第24装甲师的荣誉榜也证明了这一点,在三年多的作战中,该师有47名官兵荣获骑士十字勋章,其中5人获得橡叶饰,1人获得双剑饰。

■ 微信公众号“崎峻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