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神兵击毙毒王,却被送上军事法庭。然后...


1

        

满身酒气的唐欢推开门,一进屋正好撞到了刚刚洗完澡,穿着黑色吊带的柳茗竹。

沾着水珠的乌黑秀发,那被热气蒸成绯红色的妩媚面颊。以及暴露了大片白嫩肌肤的娇躯。

夜总会的职业女郎没能勾起唐欢的兽性,倒是回到家中被这位同居女上司撩动了原始欲望。

唐欢忍不住打量起柳茗竹的火辣身材。

丰腴、饱满、散发出惊心动魄的诱惑。和上班时的职场老练不同,在家里,柳茗竹常常展露出风情万种的一面。也亏得欢哥把持能力不错,否则真会兽性大发,强行用小腹下三寸撬开女上司的房门。

"看够了吗?"柳茗竹撩起耳边湿润的秀发,几缕黑丝黏在胸前的雪白嫩肉上。既狂野又让人心痒难耐。

"没昨晚的半透视好看。"唐欢正了正脸色。收回越来越歪的心思。

在欢哥的心理活动中,柳茗竹早已经被剥光了,成为他的盘中餐。

"想得美。"柳茗竹白了唐欢一眼,嗔骂道。"你把我当成那些夜总会女人了?"

"她们也是为了生活。柳主任,您这种想法可要不得。万一哪天被咱们旗下的模特们知道了。那还不得直接找大老板告你的黑状?"

唐欢和柳茗竹同属盛天娱乐公司。在白城也算是一家二流娱乐公司。旗下主打模特市场,也兼顾一些网剧、小型走秀活动。年盈利卡在千万级。总市值刚刚迈入十亿大关。

这不,大老板近来正在为上市造势,想谋求更好发展。

不过和唐欢没什么关系,他就是柳茗竹领导的综合部一组组长。干着最累的活,拿着最少的工资。在外人面前,还得自诩娱乐圈人士。实则顶天了跟一群模特打成一片。天天看那些大胸长腿什么的,真的很烦。

"是啊,都是为了生活。"柳茗竹端着一杯咖啡,坐在了沙发上。

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微微靠拢,看得酒精上头的唐欢一阵口干舌燥。

猛灌了一杯水,唐欢嘟囔道:"领导晚安,我去睡觉了。"

工作时间,柳茗竹是老练的,圆滑的,在公司有口皆碑。也不乏追求者。甚至还被几个三流男明星打过骚扰电话。但均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

可在家里,柳茗竹却从来不吝啬她那堪称火辣的诱人娇躯。新潮睡衣一件比一件单薄少料。工作上被奴役的欢哥连灵魂也常常被柳茗竹左右。小心肝随时噗通乱跳。

"先别急着睡,我找你有点事儿。"柳茗竹妩媚地白了唐欢一眼。"天天跟那群小模特有说有笑,怎么跟我待了两分钟就烦了?嫌我年纪大么?"

又来这套…

欢哥暗忖:公司那些签约模特为了工作安排,愿意主动陪我吃喝玩乐,豆腐随便吃。你行吗?

哪次给你干活不是吃力不讨好,连奖金都不见涨。

"领导您这话说的可就太重了。承蒙您的收留,我才有落脚之地——"

"在家里就别领导领导的。"柳茗竹雪白的手臂晃了晃。"你平时不是爱叫我柳姐吗?我也觉得这么叫顺耳。"

唐欢暗忖大事不妙,这柳茗竹肯定又有艰巨任务交给自己。欢哥组织言辞,想着怎么拒绝她。

可柳茗竹下句话,就彻底打消了他反抗的念头。

"房东又要涨房租了。"柳茗竹意味深长的说道。"从八千到一万。一次性涨了两千。"

说罢,柳茗竹仍然十分妩媚的望向唐欢:"柳姐一直收你每月两千租金。很够意思吧?"

唐欢每月一万收入,看起来不少。可在白城这座沿海重镇,一万真的也就勉强够吃喝。算上租金,欢哥基本月光。偶尔月底还得找柳茗竹挪点生活费。下月再还。

两千在白城找这么一套房子,还是和美女同居。欢哥主意已定,放弃了抵抗:"柳姐,有事儿您直说。我要皱一下眉头都不算爷们。"

"瞧你这态度。好像柳姐贼空虚贼寂寞,非得今晚强迫你侍寝似的。"柳茗竹又开始卖弄风情了。可饱受折磨的欢哥却清楚的很,这都是假象。柳茗竹根本就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顶天了穿穿性感睡衣让他过眼瘾。

昨晚就是典型的例子。看完性感睡衣秀,一大早欢哥就去伺候一位难缠客户。熬到现在才脱离苦海。

"这事儿不难。"唐欢沉声说道。"我现在就去洗白白。柳姐您稍安勿躁。"

"少贫嘴。"柳茗竹依旧用那媚眼如丝的眸子白了唐欢一眼。直奔主题道。"姐今儿接到大老板的直接任命。让我们综合部接手韩青禾工作室的业务联络。姐想了一整晚,还是觉得你最合适。"

本来喝了三瓶红酒一瓶洋酒的唐欢有点迷糊,一听柳茗竹提这茬,登时吓出一身冷汗。

"领导,您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唐欢情绪激动道。"据我所知,咱们艺人部的经纪人一个个跟孙子似的扑过去,那位大明星照样爱答不理。为此大老板还辞退了好几个办事不利的经纪人。我这要是接手了做不出成绩,您觉得大老板能放过我?"

"你首先要考虑的是,如果综合部不接,大老板会不会放过我。"柳茗竹本就妩媚的嗓音愈发软糯起来。"唐欢,你也知道公司为了签下韩青禾,花了多少资源和精力。甚至可以说,公司能否顺利上市,关键点也就在于能否把韩青禾这个金疙瘩运营好。"

"可我听说这女人油盐不进啊!"唐欢虽然没接触过韩青禾。甚至没见过真人。但作为近三年来娱乐圈最具市场价值的大明星。韩青禾的号召力和统治力是无可匹敌的。

当初大老板成功签约韩青禾,公司上下士气大增,觉得盛天娱乐即将成为国内王牌,与有荣焉。可没想到,这才签约不到三个月,包括大老板在内的所有盛天员工,一个个都被折磨的够呛。

为此唐欢还幸灾乐祸了好一阵,觉得综合部负责后勤工作,能够逃脱劫数实属万幸。

可没想到,灾难这么快就降临到综合部了。

"唐欢,你柳姐只想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安逸的生活。如果这次任务拿不下来。别说是工作,就连这房子,柳姐怕是也没经济能力租下去了。"柳茗竹露出了小女人的幽怨眼神。"你忍心姐露宿街头吗?"

说完,她那双雪白的大腿夹的更紧了。

好似唐欢不答应,好似没了这房子的庇护。她连贞-操都要保不住了。

2

        

唐欢回国一年有余,前几份工作要么太累太辛苦,要么没办法推动人类进步,他通通没能干满一个月就受不了跳槽转行。

眼下这份工作虽说也不轻松,却好歹美女如云,符合欢哥对人生的期许。再加上美女上司待他不差,欢哥生出了干满下半生的小想法。

对欢哥这种老油条来说,柳茗竹那点小套路小心思,他一目了然。哪能真中了美女上司的美人计?

只是欢哥讲感情,不想领导为了此事烦恼挨批。

"扛雷就扛雷吧。"唐欢掐灭烟蒂,迎着烈日朝国贸中心走去。颇有几分悲壮。

叮咚~

电梯门应声而开。

唐欢出现在国贸中心三十五楼。也就是韩青禾工作室所在地。

前台小妹继承了盛天基因,长相甜美可爱。穿着打扮也十分新潮,养眼之极。

唐欢自报山门。前台小妹见又是总部钦差,虽然没有冷落,却也明显不够热情。登记后放他进去。却也没了后续。

"一个前台小妹就如此盛气凌人,难怪艺人部的同仁诸多抱怨,难以开展工作。"唐欢喃喃自语,进了大门后环顾四周。

工作环境还不错,很传统的格子办公区。但风格偏时尚,明显比盛天总部更舍得花装修钱。

这才是亲儿子的待遇啊。

在休息室从上午十点等到十一点半,唐欢连咖啡都没喝上一杯。坐的半边屁股都麻了。也没等到任何回应。期间甚至没一个员工过来告诉他"马上忙完了"之类的敷衍话语。

气的欢哥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平时都是他对那些签约模特颐指气使,居高临下。唐欢哪受过这气?

抽完烟盒里最后一根香烟。他揉了揉有些僵的脸庞,起身直奔韩青禾办公室。

砰!

他也没敲门,一把推开大门。

办公室内的气氛骤然一变,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变为魂不附体。

办公室内有七八个人。清一色全是女人。

而唐欢在进入办公室之后,视线始终没能从办公桌后的那个女人脸上挪开。

美。

惊为天人的美。

甭管是和电视上还是PS过的海报比,都要美出好几个档次。

唐欢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就是韩青禾。华夏目前最当红的现象级女艺人。盛天花重金签约的金疙瘩。

除了美,唐欢还感受到源自这个女人的冷意。以及其他女人投向自己的怜悯和嘲讽。

不敲门就敢进韩小姐的办公室?而且还是在她开会期间?

知道办公区为什么那么安静吗?谁敢把动静闹大了,谁就有卷铺盖滚蛋的可能。你这暴力开门是作死还是找死?

"还在开会啊?"

唐欢随意找了把椅子坐在角落,翘起二郎腿道:"你们继续。我也学习一下。"

办公室内依旧静谧的可怕。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聚焦在唐欢脸上。搁在别人身上,指不定就虚了,怂了。可欢哥何许人也?那可是能在嫩-模圈左右逢源的老油条,岂会被这点尴尬局面打倒?

任由这群女人盯着他,他自岿然不动。

"韩小姐,这个——"

一名助理模样的年轻女人战战兢兢的看了眼坐在老板椅上的韩青禾。

"继续。"韩青禾面无表情。那冷漠的眸子在扫了唐欢一眼之后,也恢复了平静。

只是她哪怕再平静,对其他员工而言,都有着极强大的压迫感。

"新专辑的第一主打有好几版歌词,其中一版是白城作家协会主席亲自填写的。他希望您能用这一版。也多多推广一下传统文化。"

"不用。"韩青禾没有任何修饰的拒绝了。"他要推广传统文化,就自己想办法。我没有义务帮他推广。再者,他的词就是传统文化?自信从哪里来的?"

助理明显习惯了韩青禾的办事作风,也没觉得尴尬。

她只负责把信息传过来,至于韩青禾是否同意,完全与她无关。她也不想为了任何事儿,和韩青禾去探讨。

她很清楚,韩青禾不接受任何谈判。

她的想法,就是大家的行动方向。没有商量的余地。

另外一名助理也很迅速的将提议抛出来:"盛天希望韩小姐的新专辑除了实体销售之外,也进行电子版权的收费。"

"告诉他们,我的歌,歌迷全部可以免费听。"韩青禾依旧强势之极。"如果不答应,让他们来解约。"完全忽略了唐欢盛天钦差的身份。

"好的,韩小姐。"

七八名或助理或总监的女人在唐欢进屋之后又与韩青禾讨论了近半个钟头,才顺利谈完所有工作。

说是谈,其实就是韩青禾独裁般的发号施令。

唐欢在一旁听的差点惊歪下巴。

这韩青禾的作风,未免太强势了吧?这哪儿是开会讨论?根本就是一言堂啊。

在员工离开办公室,韩青禾吩咐助理拿一杯咖啡进来时,坐在角落的欢哥终于开口说道:"我要鸳鸯,谢谢。"

见助理满脸懵逼的模样,唐欢正色道:"麻烦你搞清楚,你们工作室的一切,都是我们盛天提供的。我要一杯鸳鸯不过分吧?"

说罢,他大摇大摆坐在办公桌前,肆无忌惮的近距离欣赏韩青禾的脸蛋。

抛开她的冰冷和强势,单论五官来说的话,任何一个部位都堪称极品。秋水般的大眼睛,挺翘的瑶鼻。仿佛抹了胭脂的红唇。无一不向外人宣告,她韩青禾是整个娱乐圈乃至于全国的第一美人。

事实上,不少八卦杂志在甄选美女排行榜时,韩青禾始终一骑绝尘,稳坐头一把交椅。

韩青禾被眼神轻佻,浑然把办公室当自己家的唐欢激怒了。明亮的美眸中掠过一抹愠怒。从齿缝中蹦出一句话来:"给你一分钟。说完立刻离开。"

"一分钟哪儿够啊?"唐欢似乎完全察觉不到韩青禾的情绪波动。"我还准备邀请韩小姐边吃午餐边聊呢。地方我都选好了。大富豪酒店。"

"你还有五十五秒。"韩青禾面无表情,那美眸中却爆射出寒光。

从出道以来,韩青禾就以天之骄女的身份碾压所有场合。谁见她不是毕恭毕敬,就算那些大集团的大老板,也极少有人对她无礼。除了她本身拥有不可匹敌的商业价值。还因为其母是白城大学常务副校长。货真价实的教育界大佬。

但此刻,唐欢却像一头洪水猛兽,突然在她前面亮出獠牙。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看似不可征服的女人,永远吸引着自诩强大的男人。

面对韩青禾那冷若冰霜的绝美面庞,唐欢忽然心中一动。缓缓站起身来。

他的动作很舒缓,结实的双臂慢慢撑在了办公桌上。身躯前倾,那漆黑而深邃的眼眸中,闪现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既然韩小姐不肯给我充分的时间,那我只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和你谈判了。"

说罢,他快如闪电,沾着奶味的薄唇,亲吻在了韩青禾那刚刚喝了一口咖啡的诱人红唇上。

工作室没有鸳鸯,但有奶茶和咖啡。

欢哥用自己的方式,烹制了一口鸳鸯。

3

        

对唐欢来说,这是一口香浓的鸳鸯。可对大明星韩青禾来说,这却是她活了二十四年的人生中,如遭雷劈的一次经历。

唐欢不仅夺走了她的初吻,还恶心得她直欲呕吐。

他疯了?

不管唐欢是否疯了。

大明星在这一刻彻底失控!瞬间发疯!

她抓起桌上的电话,仅剩的一丝理智却是在考虑到底给门外的保镖打电话,让他们进来杀了唐欢。还是给警方打电话,告他非礼,告他性-侵!让这个下流无耻的男人在监狱里过完余生!

"不管你给谁打电话,只要你敢公布,我就敢认。"重新坐回椅子的唐欢满脸人畜无害,笑容可掬。

唐欢的这番话,触动了韩青禾心中最敏感的神经。

她的初吻被夺走了。

被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男人。

她甚至叫不上唐欢的名字。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在盛天担任怎样的职务。

但在唐欢说完这番话之后,韩青禾打电话的动作却是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了。

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欢哥正在用实际行动诠释这句话的真谛。

就冲韩青禾对待下属的态度,欢哥就算说得天花乱坠,也休想改变韩青禾认定的事儿。

欢哥今儿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连柳茗竹那丰腴饱满的翘臀都没有碰一下。却敢初次见面,就去强吻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因为公司正在为一件事犯难。

一部投资五个亿,所有单位都已经准备就绪。就差女主角韩青禾进组的电影已经要开拍了。

而韩青禾因为戏中有一场吻戏,直接在盛天完成签约之后,选择了无情拒绝。

她拒绝吻戏。哪怕这部戏有盛天投资,其他投资商也是大有来头,属于圈中大鳄。

盛天不在乎韩青禾在其他工作上的不配合,但这部戏,是盛天初次进军大荧幕。也是盛天上市前的大动作。一旦进展不顺,或者胎死腹中。那盛天的上市大计至少延缓三年。

大老板等不了那么久。必须在一个月内将万众瞩目的韩青禾送进组。并依靠韩青禾首次触电的噱头,获得奇效。为盛天获得足够的市场价值。

"韩小姐你看,像我长相这么一般,行事猥琐下流的男人亲了你。也没把你恶心死。这部大制作的演员都可是一线当红明星。跟人家亲一下不至于把你逼疯吧?"唐欢回归主题,缓缓说道。"也许韩小姐不知道,就因为你的冷酷拒绝。让整个剧组上千号人,包括我们盛天五百多员工,每天都处于水深火热的煎熬之中。"

盛天要拿韩青禾当做上市奇招。

而唐欢今天的所作所为,也是他突发奇想的奇招。

不可否认参杂了唐欢的报复心理,自诩强大的男人,总想征服看似不可能征服的女人。

哦。是万千歌迷心中的女神。

"事实上,这也是我的初吻。"唐欢最后又解释了一下。

可这句话,却再一次令韩青禾陷入疯狂。

"你叫什么?"韩青禾凹凸有致的娇躯轻轻发颤,那是她的情绪压抑到极致的表现。

"唐欢。"唐欢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盛天综合部二组组长。"

"你以为你很聪明?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就能让我接这部戏?"韩青禾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不但不会接这部戏,还要和盛天解约。"

唐欢却没有丝毫的惊慌,反而笑眯眯地凝视着韩青禾那因为生气而泛起红晕的美丽脸庞。

真是美的清新脱俗啊。

和娱乐圈那些妖艳贱货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无所谓。反正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你和不和盛天解约,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唐欢说罢,旋即话锋一转。"但作为你让我失去工作的回报。我会在你的各大粉丝论坛探讨一下接吻的技巧问题。"

韩青禾只觉得一道闪电从天灵盖劈到了脚底心。浑身发寒,大脑有那么瞬间的宕机。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恬不知耻的男人?又怎么会有如此无法无天的男人?

"只要你敢说一个字,我保证你会进监狱。"韩青禾极其尖锐道。

"不瞒韩小姐,我已经二进宫了。不在乎多进去一次。"唐欢活脱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韩青禾智商奇高,情商虽说有些低,但很大程度是被她的工作态度拉低的。

她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人,可像唐欢这么极品的男人,这是头一遭。

韩青禾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无法诠释的。她痛恨无法无天的唐欢,却又不得不忌惮唐欢那张破嘴。

他若是真的说出去,自己如何处理?

说到底,她哪怕再当红,也只是一个女人。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尤其是这么敏感的男女之事。

谈判陷入僵局,韩青禾恶心并痛苦着。欢哥也微微有些打怵。

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逆天了。从各个渠道打听来的消息,韩青禾都是那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今儿却被他强势夺走了初吻。

一旦适得其反,其效果足以令他失去这份工作。甚至令盛天陷入更大的被动。

但他也知道,盛天没有任何办法说服韩青禾。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让欢哥占便宜搏一搏。

虽然下作了些,却也是被韩青禾逼的…

"韩小姐,大家都是圈内人。吻戏早已经司空见惯了。谁也不知道您会在这方面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唐欢认真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代替盛天向您保证,绝没有第二次。"

你已经知道了。

但你还是亲了我!

韩青禾目露寒光,红唇微张:"如果我是你的女朋友,你会让我去接吻戏吗?"

思路一直保持高度清醒的欢哥瞬间短路。

这个问题——算问题吗?

你韩青禾怎么会是我唐欢的女朋友呢?瞧瞧你那厌恶的眼神,都快化作刀片把我千刀万剐了。

就在欢哥考虑着怎么体面回答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伴随咔嚓一声轻响。

门外响起一道声音:"青禾,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这部戏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4

        

来者何人?

竟比欢哥口气还要大?

唐欢回过头,用漫不经心的小眼神扫了一下。不由得肃然起敬起来。

东皇娱乐太子爷。白城排名前三的娱乐公司。据传背后还有很扎实的政治背景。人家电影不能接吻不能点烟,他家电影连床上的小动作都能频频出现。还美其名曰为了艺术。

太子爷莫林姿势很拉风的站在办公室门口,那张很没有特点的英俊脸庞上挂着自认为贼邪魅的笑容。身后还跟着两个平均身高一米九的魁梧保镖。仿佛在脑门上贴着我很尊贵别惹我的标签

搁在平日的场合,欢哥肯定使出浑身解数讨好这位圈中贵人。给盛天拉两笔生意,为自己升官发财的道路锦上添花。

就算是一秒钟之前,他也蠢蠢欲动,想和莫林攀谈一下。直至敏感脆弱的自尊心被莫林那轻蔑的眼神粉碎…

"莫林,我在谈工作。"韩青禾冷冰冰的下了逐客令。

和猥琐下流的唐欢比起来,她更厌恶莫林的死缠烂打。以及那双浑浊眸子里闪烁的欲-望。

和唐欢谈,她起码是在谈工作。尽管她暂时被无耻的唐欢揪住了把柄。但和莫林对话,她连开口的意愿都没有。

作为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韩青禾就算再不八卦,也知道这位公子哥糟蹋了多少大小艺人。甚至可以说,东皇旗下的女明星,只要被他看上,无一漏网。

"我就是代表制作方来和青禾你谈工作的啊。"莫林挥挥手,让铁塔般的保镖守住门口,而后闲庭信步坐在了桌前,欢哥的隔壁。

由始至终,他连余光都没有扫过欢哥。仿佛当他是空气。

"没什么可谈的。"韩青禾心情烦躁,白如凝脂的脸蛋上写满不悦。一个唐欢,一个莫林,全都是她此生最厌恶的男人。却一下子全坐在了面前。而且还都有正大光明的借口,或者说,理由。

她轻咬红唇,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忽而灵光乍现,斜睨了唐欢一眼:"盛天已经答应我,删掉吻戏。"

莫林显然不是真的沉稳优雅,一点小小的情绪波动,立刻显露在脸庞上。而欢哥心中虽然问候了韩家的所有女性,包括她本人。脸上却依旧稳如泰山,毫无波澜。

这娘们,还真是奸诈无比啊。

"删掉吻戏?"

作为电影里韩青禾的前男友,吻戏就是为莫林度身订造的。而且他拢共出场也就几秒钟。删不删,对剧组编剧导演都没影响。唯独会让莫林不痛快。

"你说的?"莫林终于侧目看了唐欢一眼。眼中写满毒辣与怒火。

在白城,只怕没几个圈内人能承受东皇太子爷的盛怒。纵然是盛天大老板,也不会自找无趣。

但欢哥挺住了。

他慢悠悠的点了一支烟,表情平静道:"我说的。你有意见?"

韩青禾一怔。意味深长的看了唐欢一眼。忽然觉得这个家伙还有点骨气。

要知道,她身边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不惧怕家大业大的东皇娱乐。而这部电影,东皇娱乐更是最大投资方。否则,剧组也不可能得罪韩青禾以及盛天,来强行安排这场吻戏。

"小子,你很有种啊。"莫林怒极反笑,那双明显被夜生活掏空的浑浊眸子里闪着寒意。

"当然。我家九代单传,没种我怎么光耀门楣?"唐欢品着助理送来的奶茶,却在回味那口鸳鸯的美味。

人心险恶啊,这世道就没一个单纯姑娘了吗?

越美丽的女人越会撒谎,古人没有骗我。

莫林被唐欢一番话挤兑的有些失了心智,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你知道这么做的下场是什么吗?你知道我会怎么收拾你吗?"

他放狠话了。

他不想在韩青禾面前方寸大乱。

他更是在给唐欢下最后通牒。

唐欢再放肆,他会动用一切力量,让这小子人间蒸发。

"作为盛天的代表,我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这部戏能够大卖。"唐欢吸了一口烟,表情凝重道。"吻戏太肤浅,也没什么噱头。就在刚才,我还在和韩小姐探讨。如何将她的第一部戏价值最大化。最终,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索性直接来一场激烈的床-戏。"

床-戏?

莫林的怒火瞬间被浇灭。

他本觉得唐欢面目可憎,但这一刻,他怎么看都觉得唐欢很顺眼。虽然有点小调皮,但调皮的很可爱。

只是——

韩青禾连吻戏都如此抗拒,她能接受床-戏?

莫林的眼神有点小惆怅,有点患得患失。

唐欢这倒打一耙,彻底改变了二人的心境。莫林心情大好,甚至很为难。

让自己喜欢的女人被所有观众看到,是不是有点亏啊?

而韩青禾,却差点暴走。

她那绝美的脸庞上隐隐有些僵硬,更多的,却是对唐欢的无穷怒火。

这小子,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致。为了保住工作,为了讨好莫林,连床戏这么下作的方案都能编出来?

"其实,这个我们还是可以再讨论一下的。"莫林蠢蠢欲动。"最好把剧组的人找来开个会,很多细节还是要推敲一下的。"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唐欢忽然变脸。冷冷扫了莫林一眼。"这事儿和你有关系吗?"

嗯?

莫林张了张嘴,没搞明白什么状况。

"我才是这场戏的男主角。"唐欢掷地有声。"你瞎激动个什么劲?"

5

        

唐欢的无耻显然已经突破天际了。

如果说瞎编乱造的床戏只是让韩青禾急于结束这场痛苦的谈话。那唐欢此刻将自己打造成这场戏码的男主角,则是火上浇油,彻底让韩青禾抓狂。

"唐欢,你给我滚出去!"

韩青禾的挑拨离间奏效了。

却也将战火蔓延到她自己身上。

此刻,她一秒钟都不想看见唐欢。甚至在她眼里,死缠烂打的莫林都要比他顺眼几分。

而彻底被边缘化的莫林也被彻底激怒。

床戏男主不是我,是你?

你小子哪里来的自信?你小子又算是什么东西?

这部戏是我们东皇投资,各方面的关系,也是东皇打点。你说你是男主就是男主?喝大了吧?

莫林眼神阴郁之极。

很快将门外的哼哈二将喊了进来。

"把他赶出去。"莫林发号施令,眼中透着冷意。

被武力恐吓的欢哥并不认怂,反而理所当然道:"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桌一椅,都是我们盛天的。就算是韩小姐都不能把我轰出去。凭你?"

"莫少,我看你是吃了过期伟-哥,失了智吧?"

他还在侃侃而谈,丝毫没把盛怒的莫林以及抓狂的韩青禾放在眼里。当然,他也忽视了步步紧逼的哼哈二将。

"轰出去!"莫林不愿再浪费唇舌。

他一秒钟都不想再见到唐欢。

如果是在其他场合,莫林一怒之下能让两个出身很妖孽的保镖废了这小子。

嘴太碎了!

胆子太大了!

莫林活了二十八年,还没见过这么让人厌恶的混蛋!

一个皮肤青铜色的保镖出手了。

他身高一八五。理了一个板寸,眼神凶悍而刚毅。乍一眼看去,就知道这哥们是练家子,而且是退役军人。

他出手快准狠,看似随意,实则力道老辣的抓住了唐欢的肩膀。

这一手若是搁在普通人身上,只怕当场就要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而唐欢,却用被抓住肩膀的那条胳膊稳稳端起奶茶杯,面不改色的抿了一口。旋即,在那名保镖惊诧的注视下,唐欢抬头,目光平淡地扫了保镖一眼:"在我生气之前,松开你的狗爪子。"

那保镖感受到唐欢坚硬如钢铁般的肩膀。他想松手,也被唐欢恐怖的压迫感震慑住。

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保镖,就是为雇主排忧解难的。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雇主不下命令,他半步不能退。

他暗中发力,想要借助一股猛劲揪起椅子上的唐欢。杀其个措手不及。也算给自己长长脸。

可他这一发力,却泥牛入海,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不听话。"

唐欢微微摇头,那漆黑而忽然变得深邃的眸子里,猛然闪过一道异色。紧接着,他缓缓站起身。肩头也不见什么动作,保镖的身躯竟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仿佛触了高压电。脸色铁青,难看之极。

"我相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随便拍别人的肩膀——砰!"

唐欢手中的瓷杯猛地拍在了保镖的脑门上。那坚硬的杯子竟在保镖脑门上化作碎末。无数尖锐的碎片割破了保镖的脑袋,满脸淌血。画面尤为惊悚。

唐欢这一手狠辣歹毒,竟是连莫林也吓了一跳。

他当然知道自己保镖的实力。哪怕是那些江湖上的叔伯,也一直想从自己手里挖过去。几场台面上的打擂,这位保镖也帮莫林挣了不少脸面。

但今天,他却阴沟里翻了船。莫林不服,想让另一个打过几年黑拳的保镖出手。那满脸鲜血的保镖却暗中使了个眼色,示意莫林暂避锋芒。

"青禾,你现在知道盛天是一家什么公司了吧?连他们的经纪人也会动粗伤人,何况那些管理层?"

莫林丢下这句话,满肚子怨气的离开办公室。

这三人一走,唐欢再次施施然坐了下来。

他本以为自己这粗暴狠辣的一手,肯定能震住没见过世面的韩青禾。最起码,也让韩青禾忌惮于自己。

但韩青禾的表现,实在让欢哥大感失望。

"你不仅混蛋下流,还目无法纪。"韩青禾面无表情道。"像你这种社会渣滓,我永远不会合作。"

唐欢轻叹一声,略显沧桑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古怪之色:"为了帮你解围,我连莫林都得罪了。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看我。"

说完,他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为我解围?

确定不是争风吃醋,不是脾气火爆,受不了委屈?

韩青禾虽然从出道就被完美的保护起来,但这不意味着韩青禾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相反,她的智商是很高的。否则也不会成为娱乐圈的大才女。

"盛天的确强迫不了韩小姐。但我想,以东皇的资本,你就算想解约,他们也不会答应。"唐欢一脸严肃道。"另外,据我所知,几家有江湖背景的娱乐公司,也一直在尝试和韩小姐接洽。而你们并没有很好的应对措施。"

韩青禾工作室虽是盛天出资,但整体的运营权限,多在韩青禾手中。这也是韩青禾会选择与盛天合作的理由。

韩青禾解决不了的难题,盛天同样解决不了。比如东皇娱乐的逼迫,比如那些背景深厚的娱乐公司。

身处这大染缸,韩青禾想要独善其身,何其艰难?

"你想表达什么?"韩青禾微微抬眸,仍是面不改色。

所有的难题对一心追求艺术的韩青禾而言,都只是暂时的。

大不了,她甩手不干了,做自己的独立音乐人。

"我相信韩小姐有自己的处事之道,也并非完全没有退路。"唐欢调整了一下语气,声线低柔道。"但在我看来,华夏始终缺少一个能冲出亚洲,登上世界舞台的超级天后。韩小姐是目前为止,最有实力也最有资格的。但没有资本运作和维护,韩小姐很难成为世界级的艺术家,更不可能登堂入室。"

"所以?"韩青禾依旧毫无感情的问道。

就算不能成为艺术家,不能成为世界级的歌唱家。她也不会向恶势力妥协。比如莫林,比如下流无耻的唐欢。

"所以我希望韩小姐不要过于冲动,有话慢慢商量…"

唐欢还要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韩青禾却没了谈下去的兴致。她淡淡摇头,神色冷清道:"删掉吻戏,我立刻进组。另外,我可以放给盛天一定的运营权。"

说罢,她起身道:"我要进录音棚了。请回。"